掛在眼前的風景

看那流浪的風煙裏,蜷縮著無限溫情,是一種品讀,是一種享受,也是擱淺靈魂後一種釋然的態度,一只蝴蝶在我頭頂上盤旋了很久,當我伸起手想要抓住它時,它卻轉身飛走

時光仍舊匆匆,在茶盞起落的那一瞬,陽光已經換了位置,倦鳥悄伏枝頭,又一個轉身後已是日落西沉,徐風瑟瑟,人人都說黃

靜靜地觀望著那燒透半邊天的雲彩,此時的空氣是寂靜而憂濁,有一種理不清的心思激蕩,仿佛那紅雲似火即將出沒,宣染著心底那一絲溫熱與涼,遠望去那西空下的水岸,幽靜中透著失落,平淡中露著深邃,勢必將整片煙雲全部吞

流雲賦夢,清風譜弦,回憶拉開了帷幕,猶記那一季的花開,猶記那一季的花落,還有那一季擱淺的沉默,一場邂逅的失落

曾經,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,猶如天賴環繞耳畔,曾說,萬水千山只琴彈,天涯海角一人環。如同世上最美的旋律,於是,沉浸於那詩意般美妙的夢境裏,幾乎不願醒來,如同一縷紗的溫軟,牽系了一顆清稚的心。

如果說陽光總在風雨後,那麼我希望那縷風雨後的陽光是明媚淡然的,寄於那詩行裏消逝流年的故事,將是人生中漂亮的紋絡,也是時光茬苒間美麗的花痕,一本厚重的故事,一曲柔韌的薄涼,在每一次追憶中重溫向往,也會黯然神傷。

一群大雁盤旋飛過,拉回了那個走神的我,摸摸那手中的茶杯,茶絲已然不在含香,也如一時失神的我,經過一段時間的思量,縱使心思冷卻,卻依舊存留那一絲幻想,幻想著時光可以倒轉,時間可以停滯,重溫那逝去的花前月下,重溫曾攜手走過的橋頭巷口,還有那雨打窗台傘下行,斷橋深處那梅亭

撿起落在地上的零形花瓣,依然殘留著悠悠的清香,落花衰去散芳塵,流得香風淚滿身,一陣卷地清風吹過,將滿院零花吹散飄揚,亂風飛舞的秀發零亂地垂散在肩頭,一絲幽重的長歎,一聲曾繞耳畔的回放,還有那本被風翻閱的書頁,與此時的景色不謀而合,定格在那未完結的最上鏡後一頁

紅塵多少事,入景便迷茫,世間多少情,轉身難相忘,很多故事中,一個回眸,一個轉身,站在原地的人已經不見,掛在眼前的風景已過了錦繡青川,剩下的便是落寞蕭條後

也有一些故事,是離散時的憔悴,等待後的欣慰,轉身後那一瞬的眼淚,那個站在原地的人,那段穿梭時光的風景,依舊不期而遇,依舊雪月風華,漫妙無暇

此時的我,幻想著回頭後的驚喜,轉後的遇見,也懷揣著見於不見的矛盾糾葛,望著那黑下來的天空,沒有鳥叫,沒有哇鳴,只有風吹樹葉的聲音,很喜歡這種場景,安靜且放松,感覺現在的時間只屬於我一個人,不必糾纏過往,不必思考未來,任憑黑暗來臨,淡淡地梳理著內心,靜靜地望著那懸於天外的星星,把那些撐在心裏的喜怒哀樂,埋在角落,散在風中,任它愁腸幾許深,任它思念幾重門,只將心思徘徊於月色裏,放逐於星辰中

blogstats trackingpixel